weareT

最好的你

怎么会不难过,怎么会不在意
全队回国了,所有人都发了微博
小胖也是
只有你

有的时候,看看爱酱想到你
人生不只有乒乓球
你本应该有很多更精彩更美好的生活

但是你选择了坚持
那就坚定的走吧
不管结果会怎么样
你始终是最好的那个刘诗雯

我是真的

很喜欢他

从小学妹到大学姐

声音好听的有,长得帅的有,乒乓球打得好的更不止他一个

像垃圾食品一样,人渣总有它特别的魅力

没有放不下,也不会想在一起

但是真的很喜欢



尝试码字2

【白玫瑰】
        
       

「曾经的他们自以为有天赐的缘分,到后来才明白恩师的良苦用心。」

       

        学生时代的同桌,总是和别的同班同学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生气也好,吵架也罢,他们都是陪伴对方最长时间的人。

        陆格没有同桌。

         因为“政策”,陆格甚至没有和一个固定的人前后桌超过一个月。

        张玘南也是。

        直到他们成了前后桌。

        张玘南坐在第一排,陆格坐在第二排。小小的陆格坐在高高的张玘南后面。

        张玘南虽然说不上是帅哥,但是数学好,打篮球,长得高,爱笑,是那种每一个小女生心中最初的理想少年的模样。

        陆格早就从沈小雅那里听说,小班花喜欢张玘南。

        陆格回想起对张玘南不多的印象,是在数学课上总是最快的解出老师的题目,是在篮球赛上挥汗如雨,还是在运动会上跑接力。

        不多,但是,这样的一个人,应该没有女孩子会讨厌吧。

        所以,陆格第一次想问张玘南数学题的时候,心里还是很忐忑的。

        中午午休结束,张玘南打球回来,秋天正午的太阳还是很灼人。他路过陆格桌子旁边的时候,陆格讨好般的献上了一张餐巾纸。

        “谢啦!”抖开餐巾纸糊到脸上。

        “那个,问你个问题呗?”陆格趁机小心翼翼的问到。也怪不得陆格,班里的女生好像没什么人去问过张玘南问题。

         “嗯”张玘南一边擦汗,一边跨在椅子上,背朝着黑板,椅子背顶着陆格的桌子,胳膊交叠着放在陆格的桌子上,像是打球累了,下巴枕在了手上。这样一来,张玘南半个人都趴在了陆格的桌子上,手下放着陆格的卷子。

        距离太近,陆格愣了,手不知道放在哪,索性撑在了凳子两边。

        为了表示自己很认真的虚心请教,陆格把上身向卷子上凑。

        这样的姿势,在旁人看来,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路过的男孩子吹起了口哨,陆格低着头不好意思,偷偷看看张玘南,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

       

        张玘南的侧脸很好看,脖子后面的汗被照的亮晶晶的,他很会讲题,思路清晰,而且,特别耐心。

        陆格突然之间明白了为什么小班花会喜欢张玘南,他低头认真思考的样子很迷人,一遍讲题一边用疑问句说“嗯?”的语气,很温柔。

        陆格想,他的脾气一点也没有不好,他特别温柔,特别耐心。


        偶然一天,陆格在看张玘南打球,旁边站着小班花。是一场小比赛。

        篮球从陆格和小班花当中飞出了场外,擦着陆格的头皮,陆格一瞬间有点蒙,愣愣的没有动。

        张玘南因为落后,急得上火,看了陆格一眼,冲着两个人的方向吼“不会捡一下啊!”

        这下陆格更蒙了,这是在吼自己?越想越委屈,鼻子酸酸的。

        正七想八想着,场上半场结束,张玘南冲着陆格走过去,像是在斟酌着该怎样开口,摸了半天鼻子,问陆格“刚没事吧?”

        “啊?”陆格的大脑还在当机,张玘南已经自顾自从陆格手里抽出了餐巾纸,拿了一张出来,有自顾自放回了陆格手里,整个动作行云如流水,陆格还没反应过来。

        “那个,刚不是吼你,说她呢。”张玘南小声的在还餐巾纸的时候在陆格耳边说。

        “哎?”

        那天,陆格知道了两件事。

        张玘南不喜欢小班花。

    
        张玘南原来真的会发火,样子还挺可怕。

        跟他讲数学的样子,真是天壤之别。

        

       

         虽然数学是陆格的弱项,但是由于她引以为傲的语文,成绩还是可以和张玘南比比的。

         每次物理测验,全班二十五个人,总是张玘南和陆格最先做到最后的计算题,张玘南和陆格都没有计算器,每次先做到的人,就去抢陆格后桌的计算器。

         长此以往,这变成了一种变相的竞争。甚至到两个人一起做完的时候,一边抢,一边笑,一边打闹。

        物理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更加助长了两个人的气焰。

        每次测验当堂批卷,总是张玘南和陆格先。有一次,两个人各错了一道不同的选择题。

        “陆格97,啊,张玘南,97。”物理老师推了推眼镜,看起来心情不错。

        “吁。”班上还没做完试卷的同学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人家错的不是同一道题啊,好好做你们的。”物理老师不知道为什么加了一句话。

     

         陆格挺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年以后,里约奥运会之后,媒体形容张继科和马龙说[竹马成双,并肩为王],陆格想,大概就是这样吧。

        席慕蓉的致橡树这样写,我只愿做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这是快毕业的时候,班主任蛋黄告诉陆格的,她说,真正的爱情就应该是这样的。

       

         每一个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自己足够优秀,可以昂首挺胸的站在心爱的他身边。自己足够优秀,配得上这个世界上所有赞美他们爱情的词语。

       

       

        年少的他们不懂得社会浮华,他们只知道快乐,年少的他们不懂什么叫做爱情,他们只知道快乐。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么,我喜欢你,不止因为你的样子,还有我喜欢你时,我的样子。




       很多年以后,陆格想,当年怎么觉得就张玘南这么帅呢?

       




        因为爱吧。





尝试码字1

尝试码字(一)

【白玫瑰】

{长大以后的陆格,经历过了许多相遇和分离。看过了生生死死,似乎没有什么是不能过去的。
HE是圆满的,BE不是也很受欢迎。精彩,而且是更令人记忆犹新。}

        陆格和张玘南是初中同班同学。

        直到陆格上了大学,学会了戴隐形擦粉底,知道了香奶奶和小羊皮,才开始对自己的颜值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想起当年自己瘦瘦小小,整天顶着颗油脑门儿,梳着大粗马尾,还在校服里穿压花大棉袄把自己整成一个米其林的画面。张玘南绝对真爱,她得出这样的结论。而大学的张玘南,大概是因为高考福利伙食太好,像一只被迅速打进了氢气的气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横向发展着。

“[图片]我们宿舍今天吃火锅去了。”
“又吃火锅了?!你要胖死自己吗!”

“我爸给我了张体育中心的卡,寒假咱们打羽毛球去?”
“行啊。就是不知道我还跳的动吗[笑着哭]”

        大三,陆格和张玘摆脱了异地恋小情侣这层关系之后,倒变得更像亲人了。从十一岁到大三,陆格和张玘南认识了十年,不算上眉来眼去暗送秋波,双向暗恋还打死不承认的阶段,在一起,怎么算也有六个春秋。

        陆格看过一句话,说,名字是这个世界上最短的咒语。

        张玘南这个名字,该是陆格这一生都不能摆脱的印记了。陆格在自己的微博写道:我用最青春最懵懂的年纪深爱着你。

        初中同班的前两年,张玘南和陆格的关系,仅仅限于“同班同学”,那种大扫除分到一个包干区,帮忙递抹布,或者身为学习委员的陆格在早上催促交作业的关系。
陆格对于张玘南的认知,就是那个在体育课上和老师吵架,成绩很好,尤其是数学的男孩子。而张玘南对于陆格的认知,也不过是那个又瘦又小,会画画,成绩很好,尤其是语文的女孩子。

        一切的一切,都从那个金黄色的秋天开始。

        夕阳是金色的,从窗户外直直的打到黑板上,礼拜五下午,同学们早都已经放学了,陆格站在凳子上,帮着宣传委员出黑板报。笃笃笃,整个教室只有两只粉笔写写画画的声音。
        “额娘!看!我刚从蛋黄那拿来的座位表!”咋咋呼呼的声音比人先跑进教室里,说话的是沈小雅,自来熟的撒娇狂魔,一点也不配你的名字,陆格总是这么说他。但陆格极认生,在生人面前恨不得一棍子闷死自己,和小雅倒也关系好。陆格细心,照顾沈小雅,当她的人肉备忘录和解题机。沈小雅义气,拉着陆格冲刺800米,每天等她放学一起走,即使她们家并不顺路。
        今天,她们约好放学后一起去喝粥,去逛逛学校旁边的小饰品商场。刚知道爱美的女孩子,十五六岁的年纪,总想把所有自己觉得好看的东西往身上招呼。
        至于额娘,陆格实在不知道沈小雅为什么给自己取个这样的外号,成天对外号称是陆格的女儿。
        而蛋黄,是她们的班主任,两个王老师,一个数学老师是小王老师,班主任语文老师是大王老师,不知道怎的,就叫成了蛋黄。上了大学以后的陆格和室友说,我的初中老师,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师。
        办完黑板报的陆格去洗了手上花花绿绿的粉笔,一边甩了甩手上的水一边小心翼翼的提着座位表的角角。拎起来看了看,单人座,自己坐在第二排,沈小雅在自己的左边,同一排,挺好。前面是?张玘南?
        “哟,张玘南啊,我感觉他脾气不是很好的”宣传委员也一起看着座位表,“上次不是还踢凳子被蛋黄骂了。”
        “哎呀,反正都这样了,先坐着看呗。”陆格搭着腔,拎起书包拍拍灰,和宣传委员道了别,去喝粥。
       
        陆格有些隐隐的期待,数学是自己的弱项,而张玘南的数学出了名的好,做前后桌的话,他会不会多教教自己?也担心,都说他脾气不好,他们会不会发火吵架?

        而事实是,在他们今后的十年中,张玘南从没向陆格发过火。

“额娘!想什么呢?”
“恩?”陆格侧头看看挽着他的沈小雅,“没什么,走吧。”
        蛋黄班主任说:啊,这个,为了让班级和睦,增进同学间的相互了解,也为了让大家互相帮助,每隔两个月就对全班进行一次大洗牌,每周以列为单位顺时针移动,防止靠边的同学一直向一个方向扭头看黑板。

        这样一次日常换位,让陆格和张玘南的从今以后,都变得不一样。

        礼拜一的下午,开校会,阳光正好,暖暖的照进教室里,一点也不刺眼,照的整个人都暖暖的,趴在桌子上想打瞌睡。

        陆格坐在新座位上,半眯着眼睛盯着什么都没有的黑板。

        广播里闽南口音的警官讲着如何做个遵纪守法的新时代好学生,嗡嗡嗡嗡,像只小蜜蜂。
       
        陆格枕着胳膊昏昏欲睡,前排的张玘南突然转过身来,阳光照射出漂浮在空气中的粉笔屑,他身上是刚打完球回来潮湿的味道。

        “嘿!”他没有叫陆格的名字,好像他们已经熟识了很久,笑的露出了一口白牙和脸上三道褶,像只猫,“用下圆规啊。”

        张玘南没有问可不可以借用,似乎一开始就笃定,陆格有,并且,一定会借给他。

吱鈕吱鈕#:

会把视频弄到lof的大大们!
一定要把这个弄过来!
尤其是前几十秒,继科和马龙说话,唇语看的很清楚!是这样的:
继科:竹马成双,并肩称王,看见没?
【满脸开心笑】
马龙:什么?【然后给了一个憋笑的表情】
继科:说我俩是双呢!
【然后继科一脸想说什么的却不敢说的表情】
【龙队一脸懵逼,估计是没找到那个横幅】

一裳样锦:

龙仔:刚才是不是看见了?


继科儿:开始没看见,后来他(没听清)给我眼镜打掉了!


俩人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厉害了我的哥哥们,知不知道脸上粘着麦呢?

左夜:

肖门

私心觉得肖门就是一个中二聚集地的武侠风

换头像的梗是wuli小皮的创意,三克油

希望我博儿可以活的轻松一些

左夜:

私聊专场2
肖指vs龙仔

肖指
一个大写的红包狂魔
继科
一个神秘的失踪人口
龙仔
一个可以靠红包发家致富的男人